霖澳律所首页   |   免费热线:180-4859-4636
 您好,欢迎来到霖澳律所!   联系我们

180-4859-4636

团队介绍 专家顾问 成功案例 霖澳新闻 关于我们
业务领域
刑事案件 交通事故 劳动工伤 房产纠纷 合同纠纷 侵权纠纷 婚姻继承 债权债务 法律顾问 其它纠纷

债权债务

LINAO LAW
刑事案件 交通事故 劳动工伤 合同纠纷 房产纠纷 侵权纠纷 婚姻继承债权债务 法律顾问 其它纠纷
点此免费通话

180-4859-4636

债权债务

【债权债务】35天!霖澳代理的一起暴力“套路贷”大获全胜!霖澳为弱势群体代言,打造大众精品律所,降低维权成本,让维权不再难!

发布时间:2018/09/19 17:46:20   Click:

如果不是因为借了几笔钱,任家彬根本不会想到电视里常常出现的“黑社会”“套路贷”会真实地出现在自己身边。他们凶神恶煞,持械进入家中,并威胁不给钱就要伤人的恶行,让任家彬心有余悸,事情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2018年4月,刚从甘肃来到成都发展的任家彬一时没有找到工作,在网吧里上网度日。由于囊中羞涩,他看到散落在网吧里的借贷广告小卡片,于是打了电话过去,要求借款4000元,接待他的是金岳金融公司业务员刘涛,在收取了高额的手续费后,双方很快办理了借款手续,不久后任家彬很快还清了借款。


又过了一个多月,任家彬事业仍然没有起色,他想到用自己的汽车去做贷款抵押,用贷款后的钱开设一个宠物店,于是再次联系到了金岳金融的业务员刘涛。刘涛在查看了他的车况后表示,根据车辆情况只能贷到45000元,手续费9000元,到手后36000元。由于金额太大,由公司老板杜冷霆直接向任家彬转款。任家彬没有异议,于是双方办理了相关手续。拿到钱之后,任家彬发现,36000元根本不够开设一家宠物店,于是很快将钱归还。

 

2018年6月,任家彬母亲提出想到成都治病,任家彬担心钱不够用,再次找到杜冷霆要求借钱,任家彬给杜冷霆签署了一个价值5.8万元的借条,到手33800元。中间的价差款,作为“手续费”一次性收取,使用期限为十天,双方并未约定利息。

 

不久后,任家彬陆续分4次向刘涛账户转账还清了这笔借款。事已至此,任家彬已经还清了杜冷霆所有欠款,此事理应结束,却没想到等来了杜冷霆的登门讨要。


一天,杜冷霆带着几个身高马大的人来到任家彬位于成都市温江区的住所,要求还钱!任家彬感到很奇怪,说钱已经还了,都转给了刘涛的账户。杜冷霆却说:钱不是还给我的,我没收到!我没收到就是你没还,现在,那张借条就在我手上,要是这个月再不还钱,就打断你的腿!说着,杜冷霆带领众人在任家彬家中进行打砸,现场一片狼藉。


这时候任家彬才意识到,自己是碰上了一群无赖。可是自己势单力薄,迫于杜冷霆的武力威胁,任家彬无可奈何。15天后,任家彬接到法院传票,称与杜冷霆的债务纠纷将于近日开庭。明明自己已经还清了借款,却被暴力威胁。现如今,对方以借款纠纷为由,以借条为凭据向法院提起诉讼,任家彬非常担心,自己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有口难言真相。更惧怕的是,对方的武力威胁和暴力恐吓,担心随之而来的人生安全。事态已经非常严重,任家彬立刻委托律师。 


霖澳律所匡嘉鑫律师接到案件后,分析认为,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套路贷”。不同于普通的民间借贷,打着借款旗号的“套路贷”运用各种方法引诱借款人上当受骗,以达到占有借款人钱财的目的。通过层层套取高额手续费、收取高额利息和逾期费,甚至签署假借条等方式对当事人进一步榨取非法所得。我方当事人在借款中多次支付高额手续费,在已还清借款的情况下被暴力威胁。面对这样的虚假诉讼,身为律师务必帮助当事人争取公平正义的判决。

 

随后,匡嘉鑫律师积极联系有关部门调查取证,查询最高人民法院相关指示,到银行调取当事人任家彬的还款记录等,为应诉做出各项准备。本案于7月30日在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法院开庭。



原告声称:

我和任家彬于2018年4月7日认识成为普通朋友,6月2日他以需要资金为由向我借款58000元,当时我带了60000元现金过来,自己留了2000生活费,剩下的58000元全部都拿给他了。当时他承诺在6月10号之前全部归还。可是时至今日,没有还一分钱,导致本人信用卡23562.38元无能力偿还,车贷9900元无能力偿还,对我本人造成了个人征信及财产的重大损失,沟通未果,决绝协商,故意躲避债务,故起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决。

 

原告诉求:

1、偿还本金58000元

2、借款到期未还造成的信用卡逾期本金23562.38元,车贷逾期本金9900元。损失暂无法估算,待还款结算时确定具体金额

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匡嘉鑫律师表示:

原告为了获得经济上的不当得利,虚构事实与案情,虚假陈述事件经过。

我方当事人与原告之前却是存在经济上的往来,但现已还清。本案实则为一起虚假诉讼。


一、首先,我方当事人是向原告所在的借款公司借款的,借款总金额为3.3万元,由原告员工及妻子于6月2日分五次向被告转账,转账记录分别如下——(提供相应资金流水记录)

18:49 刘涛通过支付宝向任家彬转款16000元

18:51 通过微信杜冷霆妻子罗菲菲向任家彬转款1万元

18:58 通过微信罗菲菲向任家彬转款4000元

22:41 通过微信刘涛向任家彬2000元

22:46通过微信刘涛向任家彬1000元

以上5笔借款金额合计33000元,刘涛为原告公司员工,罗菲菲为原告妻子,由杜冷霆向二人授意向被告任家彬转账。

 

我方当事人则于6月10-16日,分四次向刘涛账户还清贷款,转账记录分别如下——(提供相应资金流水记录)

第一次:2018年6月10日16时刘涛支付宝15000元

第二次:2018年6月12日18时刘涛支付宝20000元

第三次:2018年6月12日20时刘涛支付宝2000元

第四次:2018年6月16日17时刘涛微信10000元

 

还款总金额合计4.7万元,远超借款3.3万元,至此该笔借款已清偿。

 

二、原告方所称的58000元是不真实的,本案为虚假诉讼。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的相关规定,任家彬借贷发生的原因是资金需要,借贷时间为2018年6月2日,通过综合判断杜冷霆所称的支付方式借贷关系。可以判断本案是杜冷霆虚假的民事诉讼。因为如杜冷霆所言,双方刚认识不到2个月的普通朋友,之间会以58000元的金额相借吗?并且如此巨大的金额还是以现金的方式出借,并且没有收条作为凭证,杜冷霆的依据事实和理由明显不符合常理。


三、杜冷霆请求的信用卡与车贷的相关损失与本案无关联性,其诉讼请求无法可依,人民法院不应当支持,因依据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借贷双方没有约定利息,出借人主张支付借款期内利息的,不予支持。


四、任家彬在借贷成立后已偿还4.7万元,通过杜冷霆的授意,让任家彬将借款还至刘涛的账户即可。

综上,原告在诉讼中所称借款根本不是真实的。原告为索取不正当的经济占有为目的,恶意歪曲事实,胁迫当事人签下不公平的借条,且在诉讼中颠倒黑白。对于原告这一不诚信的行为,请法官予以明查,请求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原告辩解:

被告的还款记录显示,钱是还给刘涛的,杜冷霆和刘涛根本不认识,被告并没有尽到还款义务。

 


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基于当事人之间的合意而产生,如果借贷双方为自然人,则借款合同应以实际支付借款方能生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做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款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之规定,我院需要对原告出借的58000元来源进行了解。


原告声称,这笔款是由原告妻子罗菲菲在老家信用社贷款5万元,罗菲菲随后将5万元转账到原告账户,杜冷霆收款后转账4万元给姐姐杜秀梅,杜秀梅取现7万元后,将其中5万元现金交给了原告。整个过程时间跨度达到2个多月,以上转账和取款过程均无证据印证。根据诉讼诚信原则,法院对此持否认评价。


原告提供了被告出具的借条支持其主张,但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案涉借款已经支付,且被告否认收到了原告58000元借款。根据证据高度盖然性规则,原告未进一步提供证据证明案涉借款已实际交付,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法院判决——综上,因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其向被告交付了5.8万元的现金,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驳回原告杜冷霆的诉讼请求。 


面对这起恶劣的暴力“套路贷”案件,霖澳律师紧急接案。从7月30日第一次开庭,到9月3日拿到判决书,短短的35天,霖澳律师为当事人摆脱了莫须有的债务风险,彰显了霖澳律所对当下热门疑难案件的应对和办案能力。霖澳律所贯彻为老百姓办好案子的理念,为弱势群体代言,打造大众精品律所,降低维权成本,让维权不再难!

点此免费通话

180-4859-4636